药物涂层球囊‧防冠心病术后血栓(吉隆坡)血管成形术(Angiop lasty)是指使用充气的球囊及支架来撑开阻塞的心脏血管。所使用的支架可分为裸金属(无药)支架及药物涂层支架(Drug-Eluting Stent ,简称DES);后者虽能降低术后血管再阻塞的问题,但却有可能诱发晚期血栓危机。经过不断地研发,新式的血管成形术应用药物涂层球囊(Drug-Eluting Balloons,简称DEB)机制,把涂药后的球囊置入血管,并在释药后再取出来,因此能避免血栓问题。这项疗法可单独或配合裸金属支架使用。血管成形术是心血管阻塞常见的治疗方式。它以充气的球囊撑开狭窄的血管,然后摘走球囊,再置入涂上药物或无上药的支架,以让血管保持着开放的状态。马大医药中心心脏专科部门主任万阿兹曼(Wan Azman) 教授指出,初期的血管成形术只用球囊打通血管, 血管回弹(重新收窄)的机率高达70%。此外,病患植入球囊后,约30%会出现血管平滑肌细胞(内膜)增生的现象,这类似伤疤组织,会提高血管栓塞的风险。DES诱发晚期血栓他说,后来医药人员发现,在血管置入气球后,再附加裸金属支架撑住血管,能有效防止血管回弹,但仍无法解决由血管内膜增生所引起的“支架内再狭窄”(In-stent Restenosis)问题。2001年,药物涂层支架(DES) 以抑制内膜增生的优势,克服了支架内再狭窄的应用风险。“自DES推出市场后,病患都给予不错的评价,尤其是小血管阻塞及长久受损者。但是,药物支架的聚合物载体终生残留在血管内,会引起一些聚合物反应如发炎,并诱发晚期血栓(血凝块)危机。”直接施药病变部位2007年,位于德国的国际医疗科技及药品制造商B.Braun推出了药物涂层球囊SeQuent Please,改写了血管成形术历史。万阿兹曼说,此类疗法是沿用支架释药概念,不同之处是将紫杉醇(Paclitaxel)药物涂在球囊而非支架,并使用独特的技术,在病变部位直接施药,让疾病获得更精準的治疗。一项针对心血管病变治疗的紫杉醇药物涂层球囊(PEPCAD) 第二阶段临床试验显示, 使用药物涂层支架的病患,术后血管再阻塞及严重心脏不良的机率为20.8%及22% ,而使用新疗法的病患,相等风险则为3.7%及4.8%,降低了大约5倍。万阿兹曼补充,马大医药中心的一些病患已于半年前接受了药物涂层球囊血管成形术,迄今情况良好。据悉,药物涂层球囊费用约4000令吉。年中截止录取病患试验马泰6医院参研国家心脏中心心脏专科顾问拿督罗斯里莫哈末(Rosli Mohd)医生表示,如今PEPCAD已经来到第四阶段,并于去年7月在大马及泰国展开糖尿病合併冠心病患的招募行动。这项研究也是全球首个评估糖尿病合併冠心病患的药物涂层球囊治疗。“在东南亚,糖尿病的病发率非常高,而糖尿病是已知的心脏病危险因子,这也是为何这项试验会以糖尿病患为主。目前,这项研究已录取了128名病患, 并会在今年6月停止招募行动。”他说,马泰共有6间医院参与这项研究,其中大马占了4间,即国家心脏中心、砂拉越中央医院、马大医药中心及槟城医院。“一般病患在置入了药物涂层支架后,都必须服食1年的抗血小板药物如阿斯匹灵, 以防止血块成形。由于抗血小板药物费用不便宜,所以研究人员也从这项研究中, 评估缩短药物服用期限的可能性,即从1年降至3个月,以减轻病患的经济负担。”比癌症多一倍心血管病死亡率高砂拉越中央医院心脏专科部门主任沈桂贤教授指出,心脏病是全球首要健康杀手,每年共有1670万人死于心脏病,其中三分之一为中年人,80%来自发展中及落后国家。他说,中年人患上心脏病,其实比老年患病更痛苦, 因为这段期间他们还需缴付所得税,生活压力不言而喻。“发展中国家比较多人患上心脏病, 其实和吸烟恶习息息相关。在全球14亿烟民中,就有84%来自发展中国家。”他强调,癌症虽然可怕,但是心血管疾病更让人心惊胆跳, 因为心血管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比癌症高出一倍。根据大马卫生部的官方统计,2006年共有26.1%的大马女性死于心脏病,意即每3名女性中,就有1人死于心脏病,而患癌逝世的女性则为11.9%你知道吗?冠心病(Coronary Artery Disease,CAD冠心病的全名为冠状动脉性心脏病,又名缺血性心脏病。心脏每天不断地跳动,为血液循环提供主要动力,然而心脏本身亦需要由大血管──冠状动脉内的血液来供应氧气及营养,以维持活力。不过, 如果冠状动脉内的血液循环受阻,就会导致氧气及营养供应不足,影响心脏功能。这种由心血管阻塞所引起的心脏病称为冠心病。/良医‧报导:唐秀丽‧2008.04.01